当前位置: 主页 > 任正非 >

用户登陆

时间:2020-09-14 03:4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被迫剥离TikTok美国业务,惯于掌控一切的张一鸣陷入失算处境;小米手机遭到印度抵制,雷军海外主战场陡然生变;特朗普行政令波及WeChat,马化腾也遇劫。 比张一鸣们更早面对海外挑战的,是华为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。2018年12月1日,华为CFO、任正非女儿孟晚舟

  被迫剥离TikTok美国业务,惯于掌控一切的张一鸣陷入“失算”处境;小米手机遭到印度抵制,雷军海外主战场陡然生变;特朗普行政令波及WeChat,马化腾也“遇劫”。

  比张一鸣们更早面对海外挑战的,是华为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。2018年12月1日,华为CFO、任正非女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警方扣留;2019年5月16日,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列入“实体清单”;2020年9月15日,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将正式生效。

  危机之际,这位年逾70岁的神秘掌门人被华为公关部“逼迫”走到台前,高峰期几乎以平均一周一次的频率面对媒体发声。

  在公开对话中,他谈及最多的词是“开放、合作、共赢”,这是世界未来发展的趋势。面对美方打压,他表示,华为是打不死的“鸟”,即使没有美国供应,也可以独立生存。但华为会永远学习、拥抱美国公司,因为大家都是为“连接全球70亿人”这个更大的目标在奋斗。

  亿邦梳理了被誉为中国“教父级企业家”的任正非在2019年至2020年的采访实录,从中摘选出42条或可供中国企业家们所学习和借鉴的公司治理和出海“军规”。

  哪个地方有人才,我们就在哪个地方建立研发中心,让他们在自己家门口就可以参加华为工作,而不是希望他们都到中国来。2019年,华为员工编制从18.8万人增加到19.4万人,为什么增加这么多人?需要研发、供应、销售、服务等非常多的人去进行版本切换。七八月份我们还要进来1万多应届生,我们还是在困难中发展,没有停下来。

  我们要开放胸怀,让所有优秀人才愿意到华为贡献,而不是我的家人到华为来捞钱,钱没有做出来,是捞不到钱的。所以,我们建立向美国学习的精神,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,大家共同来奋斗。关于全球人才问题,我们在170多个国家都拥有人才,大概有4万多名外籍员工。

  一些很贫穷的国家,我们也要在那里做业务,比如南苏丹这些国家很贫穷,但我们要求给那边员工的生活标准要达到瑞士富人的标准,工作标准达到欧洲的标准,员工艰苦奋斗不一定要生活艰苦。我们要为全世界人民服务,不能说哪儿赚钱多就去哪,不赚钱的地方也要去。

  华为公司到底走的什么主义,我们也不知道。我们有9万多的员工有公司的股份,我个人的股份最多,也不过1%左右。当然,我们的分配方式不一定适合其他公司,我们是高科技公司,财富在每个人脑袋里,不能都在我的脑袋里,如果把利益都给我,大家都跑光,实际什么都没有了。所以,我们按照大家脑袋里的重量,每人分一点股份,形成我们这种主义。我们认为,这是员工资本主义。

  西方公司在人才争夺上,比我们看得长远,发现你是人才,就去他们公司实习,专门有人培养你,这不是我们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概念。我们扩大了与美国公司争夺人才的机会窗,但我们的实力还不够。对世界各国的优秀大学生,从大二开始,我们就给他们发offer。

  当我们公司在很多领域上称霸世界的时候,可能离死亡也就不远了。现在,督促华为公司进步的鞭子在我手里;未来,我将把这个鞭子转交给美国公司,美国公司进步成为强大的竞争对手,逼着我们19万人心惊胆战地努力前进。我很担心华为公司下一代领导人会被胜利冲昏头脑,所以我宁可扶植起美国几个强大的竞争对手,拿着鞭子打下一代领导人,反正也不是打我。

 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上讲过狼的特性:第一,狼的嗅觉很敏感,很远的地方有肉,它都会跑过去,这是希望大家向狼学习,对市场机会和技术趋势具有敏锐性;第二,不会是一只狼去抢肉,而是一群狼去抢肉,这就要强调团队精神,不要总是一个人孤军奋斗;第三,狼的奋斗精神是不屈不挠的,抢不到肉还要抢,甚至有时奋不顾身,我们希望团队作风要向它学习。

  我们还有部分人不是“狼”,要向“狈”学习。狈很聪明,但狈的前腿很短,后腿很长,没有独立作战能力,必须要和狼结合在一起,才有战斗力。进攻时它抱着狼的后腰,狼冲锋的时候,它看到方向错了,屁股一摆,狼就对准了方向。狼和狈结合起来,是一个优质的团队协作。

  华为内部有一个心声社区,有很多骂公司的人,他们不一定是坏员工,很多还是很好的员工。我们看他骂得很有道理,人力资源部就去调查,如果他前三年劳动表现也很好,就把他提到机关来,在机关短时间工作3-6个月,赋能充电后再回去,将来他也有可能会被提拔起来,并不是他发现有问题就给他提级,而是下去在战场上打胜仗以后再确定职级。我们在内部开放批判,就像罗马广场一样,大辩论、大批判,使得我们公司能够自我纠偏。

  让高级干部重新到最基层去干起来,因为他有才能,有争夺胜利的机会,而不是通过任命去抢一个“连长”的岗位,这样大家都高兴。一个鸡蛋受内因作用,可以孵出一个小鸡来。在总公司董事会,最主要还是要有资历,如果外籍员工不是从华为基层一层层干上来,那么进入董事会只是一个摆设,没有权力。因为董事会成员全是自己打上来的,不是我任命的,他们自己有“山头”,就占了一个位置。

  在“实体清单”刚出来的那个时候,我偶然在网上看到了一张照片。飞机被打得浑身都是弹孔,但是还在飞,觉得华为很像这架飞机。当前,我们把很多做未来五至十年发展研究的科学家、专家调回来,组成“还乡团”,杀回马枪补“洞”。现在大多数“洞”已经补好了,还有一些比较重要的“洞”,需要两、三年才能完全克服。

  有少数国家决定不再购买我们的产品,我们就把愿意购买我们设备的国家做好,用优秀的网络说明我们是值得信任的,这也是一个技术上的和平竞赛,我认为这是公平的。每个人表明什么态度,我们不会把这些东西太在意,我们把能做的地方做好,不能做的地方暂时不做是可以的。

  西方不亮,还有东方亮;黑了北方,还有南方。美国不代表全世界,美国只代表一部分人。其实我们公司以前一直是胆小的,因为美国打击我们,我们被迫挺起腰来了,是美国把我们逼成了英雄。很感谢美国政府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大的广告,我们这么一个小小的公司和这么一个强大的国家机器PK,觉得无上光荣。

  我们和美国媒体沟通,是想消除很多误解。由于我们不断接受采访,媒体的如实报道,让天空逐渐变灰了。从去年的黑颜色到深灰色到浅灰色,当然到万里晴空是不可能的。我们不断发声,通过世界媒体把我们的真实情况向世界传播。华为不会通过媒体传播的方式来改变我们形象。我们不需要形象,只需要订单。

  我们必须在一种广阔的范围内和美国博弈。到底是你有证据,还是我真有问题?下一任总统上来也不会撤销实体清单,美国不会有人站出来为华为说话的。我们已经有心理准备,实体清单会长期存在,我们必须要习惯这种生活。

  以前不坚强时,我们都加强与美国公司合作;更坚强以后,我们更会和美国公司合作,更不怕再发生类似情况。我们不害怕使用美国零部件,不害怕美国要素,不害怕跟美国任何人合作。但是,也可能一些公司没有我们那么强大,可能会谨慎使用美国要素、美国成分,这些对美国经济会有一定的伤害。但是华为不会,我们已经很坚强了,是打不死的“鸟”。

  我们在美国是被迫应战,不是主动开战的,美国“棒子”已经打下来了,不能左边挨了打,然后右边又伸过去再挨一棒。所以,在这个问题上是被迫在法庭上起诉......如果美国还有什么“棒子”再打下来,我们还要准备再接这根“棒子”。总不能什么都没有准备,一棒打到“天灵盖”上,我们就死掉了。因此,还是要用手挡一下,要努力准备防御性手段。

  美国实体清单去年打击我们,没起到多大作用,我们当时认为自己基本能够抵抗,因为过去十多年前已经开始做了一些准备。十几年前华为实际是一家很穷的公司,在二十年前我自己并没有房子,租了一个三十多平方米的房子住。钱到哪去了?全部投资在公司研究、开发。如果当时我们对美国有安全感,实际不需要做备份,正是由于我们没有安全感,才花了数千亿做了备胎,应对了去年第一轮打击。今年第二轮打击,因为有去年抗受打击的经验和队伍的锻炼,我们更加胸有成竹,不会出现多大问题。

  我们整个公司从上到下20多万员工,走到今天,你听不到一句反美的口号,大家都在认认真真学习美国的先进。美国国防部最近几篇文章《5G生态:国防部的风险和机遇》《马蒂斯关于军人部署的命令》都贴在公司网上,我们认为写得很好。他们能深刻认识到如何打击我们,我们可以对照,深刻去理解如何继续把自己变得更好一点。

  我们现在对世界上300多所大学、900多个科研机构给予了支持,我们也想将来在理论创新上作一些贡献。我们在科研投资的力度上,已经排在全世界第五名了,以后还会加大投资。尽管我们今天会遇到一定的财务困难,会有稍微的收缩,但是我们不会因为在困难时期就削减科研经费,每年150亿-200亿美元的科研投资不会减少。

  为什么要拼桶?不需要拼桶,你只需要把你的长板继续做长,总有去拼桶的人。为什么你自己又要做长板,又要去拼桶呢?消耗了你不该消耗的力量。科学家的研究都是窄窄的。

  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,是向谷歌学来的。就是把钱投出去,探索人类未来。我们支持给大学教授做基础研究,他就像一个灯塔一样,既可以照亮我们,也照亮别人。但是我们理解比别人快,所以做出的东西比别人快,仅此而已。

  华为公司几百人的时候,对准一个“城墙口”冲锋,几千人、几万人、十几万人冲锋还是对着同一个“城墙口”,并没有转变,而且我们每年对一个“城墙口”的炮击量已经超过150亿-200亿美金,这还仅仅是研发费用,其他部门也在冲锋,加起来大大超过这个量了。我们只有集中在一个点上突破,才能在人类社会中立足。当我们要拖上很多“拖斗车”、“马车”、“黄包车”……的时候,我们这个“高铁”也跑不动了。

  财务报表不能太好,太好了也是不利的。只有加大研发战略投入,才能消耗利润,每年至少投入150亿-200亿美元,包括加强对大学的支持。这样我们就能把钱投资到未来,并不是把钱都分给员工,让员工变得胖胖的,然后都不干活;也不是分给股东,大家懒懒的。

  我每次都讲“苹果是我们的老师”,苹果永远卖高价,才能让低价的公司生存下来。如果我们卖低价,世界上就没有别的“草”能生存,所以我们不是靠卖低价成功而获得了欧洲市场,而是靠技术创新和科技创新获得的。

  不同国家、不同民族、不同文化相互有冲突,这种冲突刚好是优势互补,因为有了冲突才有生命力。在不同的民族环境中,激活了多样性文化,能够帮助我们的产品领导世界。美国之所以是世界上最先进、最发达、科技最强大的国家,最大的特点是移民社会,世界上大量优秀人员都到美国去,造就了美国今天的发达。当然,我们还达不到美国这个程度,但还是引入了一些“丙种球蛋白”,可以刺激华为公司人员的思想改变。

  一个企业如果不遵守国际的法律、不遵守所在国的法律,走出国门会吃很大的亏,吃亏时也要反思回来,你要吸取这些教训。

  我们区别于上市公司,我们不上市,就不会因为财务报表的波动而担忧。如果我们是上市公司,今天国际社会对我们舆论风波,股票哗哗跌。而今天我们没有什么感觉,继续往前走。我们不需要资本进来,资本贪婪的本性会破坏我们理想的实现。我们不太可能采用引入外来投资者的方案,因为投资者的思想方式以盈利为中心,而我们公司是理想高于投资利益。上市也许在三千年以后。

  如何能够祛除惰怠,对我们来说是挑战。所以我们强调自我批判,就是通过自我批判来逐渐祛除自我惰怠,但我认为并不容易,革自己的命比革别人的命要难得多得多。自己对未来没信心,自己没有意志,自己没有坚强的努力,这才是真正杀死自己的最大杀手。

  华为今天之所以这么成功,绝大多数管理都是向美国学习的。公司从创立至今,我们聘请了几十家美国顾问公司来教华为如何管理。在教我们管理的过程中,其实公司整个体系很像美国,美国应该感到骄傲,因为是它的东西输出以后给我们带来了发展,我们是它管理输出的样板。

  2000年左右,海外才开始有人买我们一点点设备,给我们一点点合同,才有机会体现华为的服务精神,慢慢客户就接受我们了。非洲为什么能接受我们?因为战争,西方公司全跑光了,非洲要设备,我们就可以卖给非洲。还因为瘟疫、极端环境……我们能卖一些产品,积累了一些海外的成功经验。非洲和拉丁美洲是人类开发最晚的两个地区。欧亚两个版块的自然资源大多数快开发完了,非洲的自然资源还有待开发,所以下一轮的发展应该在非洲。

  我们在海外也在做本地化,中方员工外派到海外,有很多地方不习惯,有一部分工作不需要中方员工,就让当地外籍员工做,一方面成本较低,另一方面也为当地国家提供了就业机会,培养了人才。

  特朗普莫名其妙打我们,不知道他是什么目的。但客观上应该是帮助了爱立信和诺基亚,就是说在帮欧洲。我们也很高兴,只要人类用了爱立信、诺基亚的产品,人类得到了服务,也是我的理想,不一定我们自己服务。幸亏世界上还有爱立信、诺基亚能担负起人类5G时代,我们是高兴的。排斥我们的国家也不会没有5G使用,所以就像我赞赏苹果一样,我也要赞赏爱立信、诺基亚。

  中美两国科技不会脱钩,还是要互相依存的。实体名单不撤销,封锁的只是华为公司,别的公司还是可以买美国东西的。华为的能量不足以改变全球化的轨道。还有很多不受制裁的公司,推动全球化的道路往前走。华为只是经济发展过程中一颗小小的“米粒”,对社会的影响不会那么大。我更希望社会不要因为同情华为,就去和美国分裂,我们被打击了,别人没有受打击的就趁机好好发展。

  华为生存下来的唯一措施,是向一切先进的老师们学习,孔子说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”,少于三人也有我们的老师,应该向他们学习,将来才会有继续前进的可能性。狭隘的民粹主义、狭隘的民族感情会导致我们落后的。

  如果我想通过媒体对美国说一句话,那就是“合作共赢”。人类信息社会未来的膨胀是无限巨大的,所以任何一个市场机会都不可能由一家公司独立完成,需要有千万个公司共同承担。合作共赢是未来世界的走向。全球化会优化世界资源的配置和使用。全球化概念是美国提出的,非常正确,但是要坚持下去。

  再往年轻一代,其实有更强烈的西方观念意识,这个意识会变成世界共识,这就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观。这个世界应该越来越走向和平,而不是战争,只要有一个人不想打仗,人人都不想打。世界允许在和平规则中交易,才是我们的目的。过多的恐惧是制造的一种恐惧心理,我恐惧你,你恐惧我,恐惧来恐惧去,就线、不做孤家寡人

  如果都用“备胎”,就是体现了你们所说的“自主创新”,自主创新最主要目的是想做孤家寡人,我们想朋友遍天下。我们不愿意伤害朋友,要帮助他们有良好的财务报表,即使我们有调整,也要帮助。备胎、备胎,胎不坏,为什么要用?

  如果世界因某种原因产生科技脱钩,我不赞成。我的态度很明确,只要美国公司愿意供给我们零部件,我们一定会购买的。我们宁可自己少生产一些零部件,也要买合作伙伴的供应。为了维护全球化,我们不会走完全自力更生的道路,不会主动走向自我封闭。我们现在因为被断供而临时被迫的行为,不代表华为公司的长期理想;我们的长期理想还是要融入世界。

  中国现在的大众创新虽然看起来蓬蓬勃勃,大部分是应用创新,是在世界平台的基础上在创新。如果离开世界这个平台,我认为创新会有很大挫折。因为中国在基础理论投入和基础教育问题上还需要努力。

  尽管今天美国打压我们,将来我们重新在“喜马拉雅山顶”再次相遇时——我把科技高峰形容为喜马拉雅山顶,美国带着咖啡、罐头……在爬南坡,我们带着干粮爬北坡——我们在山顶相遇时,我决不会与美国“拼刺刀”,会相互拥抱,终于为人类数字化、信息化的服务胜利大会师了。我们应该为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,不要这么狭隘。我们就是因为没有这种狭隘,才有这么多客户信任我们,我们今天是打不死的。

  人工智能是影响和塑造未来国家能力的核心变量,国家会因为人工智能到来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也从而根本上变革国际社会的发展进程及方式。人工智能自身的发展,取决于基础能力,如教育、人才、行业成熟性、算法/算力、基础设施的提供等等,基础设施包括超级计算机、超大规模存储系统、超速联接……一系列的支撑,使人类社会变得更加繁荣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华为被美国封禁我们却不禁苹果 任正非_百度百科
服务评价  | 诚聘英才  | 友情链接  | 联系我们  | 投诉建议
版权所有: